让笔墨在心里徜徉
发布时间: 2019-03-24
生活中,文字于我就是一片诗意栖居的牧场,或者更确实地说是一片宽广的海域,生命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或鹄立、或辽望都邑让心里云卷云舒,采菊东篱。轻轻地点击,生命的那种舒畅与轻快如统一个舵手悠然地浮在上面,任其自由的徜徉。
 
是的,自从生命和文字联袂,我的心我的灵无不轻巧而伸展,蜿蜒而绵长。生命在这里无疑就是一种修行,一种低廉甜头,它不仅调剂了我的性格,还饱足我的精神与魂魄的焦渴。之前的率性和妄为以及心里泛起的各种愿望,都化作了内在的秩序和自律。如今的我,老是不由自立地无私,更是自由安闲地在不觉中与之相亲相拥,任凭它带着我的思路驰骋、飞行或者低舞,平日在这一时刻,生命自天然然潮起潮落,在进进退退里飘浮抑或徜徉。
 
面对文字,我不敢说本身是一个成功的泅渡者,但我敢说我是一个充满自信的海员,这一点无须太多的文字申述就可以证实。所谓浪里白条,十几年的风里浪里穿行,促使我对文字的属性和底蕴轻驾熟路,了然于心。套用墨客海子一句诗来归纳综合的话那就是面向文字,春暖花开。或许心境就缘于此,生命才兴趣勃勃,天高地远,坐看云起!尤其是到了秋天的时令,听窗外秋雨连绵,梧桐细雨,点点滴滴,灵里尤如一曲声声慢,一首琵琶行,随节拍的悠扬、舒缓而变得错落有致。刹时,生命轻快的如一叶兰舟,在不知不觉中徜徉于时间之外。
 
说到时间之外,还真的让我有些不由自立或者讨情非得已。那是为什么呢?坦白地说,单单三十多年的浏览经历就足以让心灵在文字的丛林里徜徉而释放生命,在那边,什么样的风景没有见过,无论是篱笆茅屋照样长河夕照,无论是无边落木还是林花谢了春红,或者秋水长天,孤鹜齐飞,还有包含金戈铁马、霸菱塬上,这些都像王右军留下的墨宝镌刻在岁月的痕迹里,一呼一吸间刹那就能闻到它芳喷鼻的气息。尤其是诸如曾涤生、傅雷、鲁迅、路遥、里尔克、罗丹、文森特等这些生命之花的家信信笺更是充满了人道之美即理性思惟残暴的光线,往往与之密切接触,魂魄似乎到了蓝天碧海,任凭心境与思路自由地徜徉。而十多年用我手写我心的经历硬是将本身的生命、岁月、体验和各种酸甜苦辣纠集到了一路,汇成了一条绵绵一直的河流山水,飞流直下,同样也是在往往这一刻,心如雪舞梅花,清香涌动,醉了季候,美了精神与魂魄!我曾经多次对本身说,让文字在心里徜徉,那是愿望,那是风景,那是野渡横舟,那更是生命的同党,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蓑烟雨任生平!
 
是的,我不是鹏举,也非苏子,但有文字作为牧场、作为海域或者幽邃的丛林,我想我就是迷梦的庄子抑或是李义山也未可知。究竟生命在这里停留和容身已久,即便就是残荷一朵,那水,那韵,那雨还有那味也足够让心为其雀跃、欢呼或者独守其喷香。有了这点生命的绝响,天然遐思挥之不去,召之即来,所以面对文字,我愿本身是一株水草,徜徉在温柔的清波里,哪怕就此吞没,于我也是一份轻柔地情感,魂魄的家乡。我愿望在文字里找到生命的希冀、霞光和至善至美的力气,这样我便可以拿做当酒酿或者茶喷香,选择一个寂静的清晨或午后,安静地象一只蝶,拥着本身密切的对象,释放无论是呓语照样眉目传情,只要让文字带着生命飞行即可一语激起千层浪!
 
让文字在心里徜徉,过往不再是过往,烟云可能成为追忆的家乡,可能成为牧童短笛和风吹草低见牛羊。有人说,心里有星空生命不会苍白,是的,但我则说,心里有文字,岁月就是蓝天白云,就是海上生明月,就是滟滟随波万万里,就是天上人世和山高路远。因为生命站在那边一辽望,心里便觉无穷暖和。像李斯特纤指下的浪漫钢琴曲一样,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活力与柔情,更充满了爱与被爱的美好情怀以及远去岁月的追思抚昔!
 
为此,我毫不讳言地说,我此刻也是这种心境,面对文字和文字所释放的魅力与清香,我老是从心里发出轻轻的呢喃和浅唱,我愿倾倒生命并且彻底地倒空本身,做一根清脆的芦苇,徜徉在文字组成的艺术世界里,任其风吹雨打,任其漂流天涯海角!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千载立名或者后来居上,而是适应魂魄的召唤,适应对文字的敬畏和养育之情,更况且文字里有历史、有人文、有爱恨情仇、有朗朗乾坤和知行合一以及风花雪月、人恋人暖还有唐宋八家人面桃花!生命若能徜徉其上,心境岂不是春色满园、岂不是雅室兰香!